<dfn id="9jn7j"></dfn>

           首頁  學院概況  師資隊伍  教育教學  教學科研  學生工作  招生就業  黨建工作  教師風采  外院學子  校友校慶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新聞動態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新聞動態>>正文

          意氣風發堅守三尺講臺 凝心聚力發展一方事業

          ——龐林林教授訪談錄


          2022-03-22 14:40 龐林林 朱利平  審核人:


          undefined


          朱利平(以下簡稱朱)

          龐院長您好,2022年我們廣西民族大學(以下簡稱廣西民大)將迎來建校70周年的慶典,特別想請您回顧一下外國語學院(以下簡稱外院)的發展歷程,以及老一輩外院人在此過程中的貢獻。首先,請問您是哪一年到這里工作的?當時我們整個學校,還有外院的情況又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龐林林教授(以下簡稱龐)

          1966年廣西師范大學本科畢業,剛好遇上文革,只能留在學校,就地參加“文化大革命”工作,按月領工資。文革結束以后繼續求學,1981年研究生畢業后,我就要求分配來這里,算是如愿以償。那時我們的校名是“廣西民族學院”(以下簡稱廣西民院),各方面都很落后的:通往南寧市區的公共汽車4路車,我們學校是終點,兩毛錢車費就可以到市中心朝陽廣場。記得當時車少,人也比較多,每到星期天,等候上車的隊伍得有一兩里路長。那時我們學校屬南寧市遠郊,大家都叫它“西塘鄉”,而不是“西鄉塘”,也就是鄉下了。學校圍墻外面,都是鄉村經濟、鄉村環境。我們學院始建于1964年,當時稱做外語系,學生不多。那個時候的國民經濟,整體來說很不發達,正處在蓄勢待發的萌芽階段,各行各業都比較蕭條。當時我們國家跟東南亞的關系也不太好,81、82、83年招生人數都不是很樂觀。英語專業招生比較多,除了正規的本科生、??粕?,還辦“師訓班”,以及各種各樣的短訓班,因為各地都缺英語老師。從招生規模和收益來講,英語專業對整個外語系的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。如果沒有英語專業,外語系的日常開支都成問題。有了短訓班的收入,外語系的創收是整個學校各個系里面比較好的?;厩闆r就是這樣了。

          朱:

          不容易啊。那越、老、泰專業的學生呢?全是本科生嗎?師資情況如何?聘有外教嗎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是的。越、老、泰專業招的也是本科生。不過,生源不太穩定,有時才招一次,每次只招一個班。原因是多方面的,一是生源問題,那時我們跟東南亞沒有什么業務往來,畢業生也找不到對口的崗位。另外,我們本校的老師不多,也沒有外教。那個時候,除了北京、上海這些中心城市,其他地方院校基本上沒有“外教”這個名詞,聘請外教更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——一方面沒有資金支持,另一方面也沒有相關經驗。再說了,來這么偏遠的地方,就等于下鄉插隊。我們越、老、泰的師資完全是國內的,包括從海外的歸僑。60年代初期,東南亞國家曾有過排華的浪潮,不少華僑就回來。上級就從歸僑里面選出一些老師,解決我們的師資問題,所以我們大部分老師是歸僑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這么來,當時越、老、泰的師資并非該語種的大學畢業生,那么聘用的標準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這些老師的確不是小語種專業的本科畢業生,學校也沒有具體的聘用標準。當時人才缺乏,只是折中之舉。比如泰語專業的元老房英老師,泰國高中畢業后回國,大學讀的是中文專業,和朱慧珍等老師同時從四川大學中文系畢業,拿到大學畢業文憑后就到我們學校教泰語了。另外,也有歸國前就已經完成初中、高中學業,回國后學了其他外語專業的老師,基本可以在這里從事基礎語言教學。比如說老撾語的元老李起朝老師,是中央民族大學中文系畢業的,但是老撾語學得相當不錯。事實證明,李老師很會教書的,享譽海內外的陶紅教授就是他的學生嘛,65年入學的??梢哉f,這批歸僑對于小語種專業的起步非常關鍵。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80年代初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真是萬事開頭難吶。那么,五個語種的教學工作是如何趨于穩定的?期間經歷了哪些重大變化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改革開放頭幾年還可以,之后卻并非一帆風順。因為有一段時間我們和東南亞國家的關系越來越差,和越南的關系直到80年代末還沒解凍。當時招生都成問題,有些語種四年都不招一次生。直到90年代初,我們和東南亞國家的關系才慢慢解凍。九一年底、九二年初,我們和越南的關系才慢慢和解,之后才開始有人員往來。記得當時我們是通過曾瑞蓮老師等歸僑,才跟越南的學校聯系上的。對方開始派一兩個老師過來教學,這才開始有個別外教,很稀有的。我們這邊也開始派人過去進行零星訪問。也就在91-92年這段時間,作為系主任參加了學校組建的代表團去越南訪問,朱耀樞但任團長(時任廣西民院副院長),萬輔彬(時任廣西民院院長助理)隨行,曾瑞蓮老師擔任翻譯。我們訪問了越南河內師范大學、越南國家外語大學、越南農學院、農業大學等幾個校。

          可以說,我們的出訪打破了堅冰!但在當時,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膽的,一來邊境地雷還沒排完,而且我們過了國境線零公里”的地方還差點遇險,現在回憶起來,實在是九死一生。你想啊,我們中午就過了國境線,越南邊境站了,邀請我們去的學校卻沒有派車來接,以致我們滯留在邊境站六個小時之久。之后,我們通過公安部門跟越南的邊防部門聯系,但他們仍派不出車來。眼看天快黑了,我們既不可能退回中國,也沒法在邊境站過夜。幸好,邊境站有警察要去河內,就派了一輛警用吉普車,搭上我們一行四個人去往河內。路上顛簸了一夜,又遇上狂風暴雨襲擊河內地區,車速很慢,沿途狂風、樹枝不斷襲來。在距離河內大約50公里的地方,一棵大樹被風吹倒了,就倒在我們那車前方兩三米處。假如砸中,后果不堪設想。那是我們第一次領教東南亞風暴的破壞力。就這樣,我們下半夜才到河內師范大學。下車后,我們敲門說明來意,請門衛打電話,他們的國交處長才出來接待。在越南訪問期間,我們和這幾所學校交流了辦學情況,簽訂了意向性合作協議,決定先互派教師,之后再派留學生。從92-94年,這幾所學校都派有外教來上課。

          現在看來,這次訪問意義重大,開啟了兩國越南語教育教學交流的新局面,也奠定了我們在東南亞各語種教育的領先地位。此外,歸僑在口語教學方面的優勢很突出,加上我們學校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等因素,到了93、94年,老撾語和泰語專業的中外交流也起步了。95年之后,所有專業都慢慢走向正軌。不過那時候是我們這邊單向派學生過去,他們那邊卻沒有派學生過來,主要是我們國家財力有限,無法負擔外國留學生的補貼。整個廣西,不論是學校、機關單位,還是個人,資金都非常匱乏!就南寧而言,即便如今最繁華的埌東一帶,95年之前也跟西鄉塘一樣,是遠郊;之后經濟發展才慢慢走上正軌。當時,我們學生出國留學一年是自費的,不要求所有學生都出去,每個班也就去10來個這樣,由學校負責聯系國外的學校。到了90年代末,每個語種基本有了外教,師資、辦公條件均有所改善,比如辦公室有電腦了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1999年畢業到這里工作,的確感覺辦公條件簡陋,不過外教卻是年年有的。印象特別深的是法語外教比諾老師在這里堅持了好多年。聽說我們給外教的報酬并不高,是什么讓外教安心留下的呢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事物的發展都要有個過程,辦公條件也得一步步來改善。我記得辦公室配備空調是在2003年,那是一個標志性的進步。說到外教,學校給的報酬絕對值都不高,因為時整個中國都是貧困的。在這種情況下,每月能收入兩三千塊錢,已經是鶴立雞群了。當時整個社會的經濟條件還是比較差的,當萬元戶也只能是個dream”,對不對???相較而言,外教的收入比本土教師高很多了。當時國內消費水平也不高,雖說不能拿著這個報酬隨意往返他們國外的家,在南寧的生活還是比較好的。至于比諾老師,是不太在乎報酬的。她希望了解中國文化,對中國文化很有親近感;另一方面呢,就是我們的師生都非常熱情,在許多方面都令她感動。在歷任外教當中,她在我們學校呆的時間最長,有五、六年之久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真心佩服這些外籍老師。不過,常年缺編,繁重的日常教學和管理工作主要還是靠國內的師資。您曾在多個場合強調身體健康對于師資隊伍建設的重要性,自己也堅持鍛煉。記得有一年我們集體到桂平西山開展活動,您第一個登上了山頂。請問您是如何得出這種感悟的,健康的身體對于工作的促進作用有哪一些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健康歷來是工作的本錢,“三好”包括身體好、學習好、工作好,首先就是身體好。如果身體不好,學習工作也不會好。毛主席說:“欲文明其精神,先自野蠻其體魄?!?/span>這都是在情理之中的。沒有一個健康的體魄,要應付繁重的學習工作任務是不可能的。一路走來,教學、科研和工作的壓力都非常大,所以我也沒能堅持日常體育鍛煉,只能說是抽空鍛煉。

          90年代的外語系,師資力量非常薄弱,英語專業教授只有我一個,似木一根。那時候,我們這種地方院校,對全國各地的人才談不上有什么吸引力,更不可能去吸引高層次人才,只能靠這根“木頭”來支撐。作為系主任,又是唯一的教授,我不做,誰來做?接連送老師出國進修那兩三年(95-97年),我身兼三職,系主任、專任教師、代課教師。也就是說,我一個人做行政工作、搞科研,還有承擔英語本科高年級幾乎所有的專業課程。具體來說,就是先送潘華慧老師出去進修一年;她從新加坡回來以后,又同時派鐘小佩和潘克建兩位老師出去一年。當時也有過顧慮,都派出去了,教學師資怎么解決?不派出去的話,將來又怎么維持下去?最后還是下決心送老師們出去進修。那幾年我是連軸轉,一到辦公室就埋頭趕緊處理公事,到了上課時間還得去上課,都沒時間考慮是否扛得住。那兩三年實在是非常艱辛,但我也樂于承擔,畢竟我是系主任,又是業務骨干。既然外面請不到更好的師資,我們只能咬緊牙關堅持住,培養自己的隊伍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咬牙堅持,這是個艱難卻很有遠見的決定,也可以說是一種體育精神吧。另外,我想起十多年前,有一次系里開大會,您在會上說將來我們的辦公室秘書都是碩士畢業的!請問這個底氣從哪里來?或者說,是什么特別的經歷讓您如此篤定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本來呀,事物總是發展的,不會一成不變,而且是可以往好的方向發展的。當然了,也可能正相反。當時改革開放的春風已經吹遍了祖國大地,的確有一件事,使我深信國家已經不可逆轉地向好發展。記得我是89年公派去美國學習的,當時上級已經批準我八九年秋季出發,簽證都已經辦好了。但是年恰逢“八九政治風波”,我有些許擔心去不成了。還好,鄧小平同志意志堅定,指揮得當,兩三個月后就慢慢平息了。我九月份如期去了美國,呆了3年,91年才回來。在此期間,鄒世誠是代主任。毛主席曾經說過,鄧小平同志是“柔中寓剛,綿里藏針。外面和氣一點,內部是鋼鐵公司?!?/span>可見他辦事果斷,有大智慧。

          從我個人的經歷,以及國家方方面面事情的發展軌跡,包括從貧困到小康,從90年代早期人才的極度匱乏到90年代末期人才層次的緩慢提升,再到新世紀整個國家的經濟環境,還有國際環境,大趨勢都是逐漸向好的。我們外語系是99年底更名為外院的,包含了所有語種以及大學英語部,之后的幾年發展態勢也比較好,沒有荒廢任何一個語種,是全區語種最多的?;剡^頭去看,80年代中末期以及90年代初期是艱難的,當中還有些波折,如果當時不采取措施,非通用語種可能都辦不下去了。具體來講就是分配問題,當時主要靠英語專業辦各種培訓班增加一點補貼,法語也有一點,但不多。當時工資非常低,我們系還算是學校里面創收比較多的單位。在分配的時候,我就主張整個系一盤棋,辦學所得由系里統一支配。這樣一來,才穩定了大局,留住了師資。要不然泰語專業房英老師可能就是光桿司令了!

          之后情況慢慢好轉。到了2000年,我們國家的研究生教育進一步發展起來。由此,我堅信人才只會越來越多,層次也只會越來越高。國家培養的這些人才都要走向社會的,必然也有走向高校的。只要我們一起努力,師資力量肯定會越來越強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這么說來,凝心聚力是我們外院的發展秘訣之一了。此外,我覺得“3+1”這種教學模式是非通用語種辦學成功的另一個秘訣。請問這是一開始就商定的,還是慢慢摸索出來的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我們的學生出國留學始于90年代中期。一開始也沒有固定的說法。實行了兩三年以后,我們覺得這是個好辦法,就基本定下來。學生三年在本校學習,一年出去留學。當時不要求全部都出去,有經濟能力的就去。我們的培養方案是承認國內外的學習成績,自費出國。到了2000年之后才有出國留學獎學金和助學金的政策。這也是大環境決定的。中國的經濟發展在改革開放初期并非一帆風順,也有過“姓資”“姓社”的激烈爭論,一直到鄧小平同志九二年的“南巡”講話,再一次肯定改革開放是對的,一定不能夠走回頭路,之后中國經濟才再次走上正軌,堅定不移地走改革開放的道路。隨著國家經濟發展和各種資助政策的完善,從2000年起,我們的“3+1”模式才慢慢推廣至全體小語種專業,所有同學都出國留學一年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這確實是個好辦法。不僅小語種越辦越好,英語和法語專業成功申報了碩士點,而您也在堅守崗位22年之后,等來了退休的生活。退休以后,您卻沒閑著,一直做督導,請問是什么促使您做這樣的決定呢?做督導的意義何在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60歲卸任外院院長,65歲辦理退休。因為整個學校就20來個正高職稱的教師,只好堅持。早在我退休之前,主管全校教學工作的朱耀樞副院長就有意讓我來做督導了。之所以應承下來,主要有三點考慮:一是因為他長期主管教學,而我是系主任,工作往來較為頻繁,彼此熟悉。領導肯定我的能力,這是一種榮幸。二是情義問題。領導盛情邀請,也就不便推脫了。三是師資成長的需要。2008年起我們學校發展步伐加快,新進了許多年輕教師。新進人才在有些方面不夠踏實,比如工作經驗不足等等,需要有人從旁指導。督導,顧名思義,就是監督和指導,需要學識和經驗,更需要權威性。假如你所說的沒人相信,那還談什么督導?就外語專業來說,當時亟需這樣的人出來擔當。雖說我已退休,不在一線工作,還是愿意從旁觀察和提點一下。再者,我也很愿意從另一個角度觀察和反思我們的外語教學工作。之前是從院長的角度,多以布置任務為主;做督導可以深入課堂,了解青年教師的教學工作,助力學校教學質量的提高。綜合以上考慮,我就接受了這個任務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向您致敬。您聽過我好幾次課,也給了很好的建議,非常感謝。相信很多青年教師也有同感。經過您以及老前輩們的接力奔跑,現在我們外院的發展步伐越來越快了,比如接連成功申辦一級學科博士授權點,引進人才的層次越來越高,原有教職工也在不斷成長和進步。您對這些變化有何看法,對于學院未來發展有何期望?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退休以后還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,我也很高興??吹綄W院和學科的良好發展態勢,我倍感欣慰。你剛才提到接力奔跑,的確要有這種積累過程。跟其他任何事物一樣,一個學院和學科的發展也是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斷前進的。任何一個單位的實力提升,都不可能憑空而來,就像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建立新中國,也不可能是在原始社會上面建的。先有“辛亥革命”推翻了滿清的統治,成立了共和政府。國民黨基本統一了中國,基本結束了軍閥混戰的局面。這些都是精神以及物質的積累。所以說任何成就都是在前人積累的基礎上取得的。

          就我們學院而言,在我之前有一些老前輩積累了最早的家底,比如歸僑是我們五個語種的寶貴的師資。入職之后,我從1984年做外語系副主任,之后做主任、院長,一直到2003年退休,前后19年主管教學工作??偟膩碚f,我感覺任何人都只能在某一特定歷史條件下,做好自己的工作。比如,在改革開放初期,整個國家的大環境和廣西民院的實際情況,都局限了我們的發展,人才引進非常困難,就連自身的師資都難保不流失。2000年之后各方面條件大有改觀,我們的辦學效果也就慢慢顯現出來。如果說我有什么成績的話,也只是在前人積累的基礎上,把師資穩住,沒有變成一盤散沙。

          我退休以后,古小松教授接任院長職務。當時主要是請他來協助發展非通用語種各專業的。他也做出了一些成績,成為我們學校的一張名片。不過他在社科院的業務過于繁忙,做的時間不長。后來由黃秀蓮教授接任,是我給學校提建議的,因為我們需要一位全身心投入教學科研的帶頭人。

          說到這個博士授權點,除了大勢所趨,跟我們這些年來的人才儲備,學科發展的積淀也有很大關系。90年代初,博士是非常稀。時間倒退一點,80年代的碩士也蠻吃香;解放初期就更不用說了,中學生走在路上都是昂首闊步的,因為自豪嘛??梢?,時代在發展進步,人才層次肯定要不斷提高,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。另一方面,覃修桂教授做院長期間,也做了很多工作,帶領外院人在科研方面取得很大突破,在人才引進方面也下了大功夫。張旭教授就是他引進的嘛,也是很出色的學科帶頭人,做院長以來,多方發力,組建了一支水平較高的教學科研隊伍。相信我們外院,還有我們學校,都有能力向著更高的目標奮進。

          :

          非常感謝龐院長接受本次采訪。相信外院將來能取得更好的成績,不辜負您以及老前輩們艱辛的付出。也祝愿走過70年風雨的廣西民族大學再創輝煌。

          (采訪日期:20217月27日)

          參考文獻

          1. 二十八畫生.《體育之精神》[M].《新青年,1917年第3卷第2期,52-62頁.

          2. 劉金田.鄧小平與第二個歷史決議[M].南京:江蘇人民出版社, 2017.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i 引自《體育之精神》,《新青年》,1917年第3卷第2期,56頁.此文是毛澤東主席以筆名“二十八畫生”發表的體育專論.

          ii 轉引自《鄧小平與第二個歷史決議》,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,2017,第5頁.

          ii 此指2013年,外國語言文學學科通過國家驗收,正式確立為一級學科博士點學位授權點.





          關閉窗口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廣西民族大學 校址:中國廣西南寧市大學東路188號 郵編:530006 Email:webmaster@gxun.cn

          備案號:桂ICP備05000943號 南警備 4501200086 號 前置審核編號:桂JS200601-04

          连开两个处苞过程,《超大爆乳护士》在线观看,中文字幕丰满宇都宫紫苑教师

            <dfn id="9jn7j"></dfn>